星際翱翔

始隼 01

         睦月始怔怔地看著被無情關上的門,心裡湧起了滿滿的失落感。

         已經第五天了...霜月隼依舊不理睬他。

         睦月始身為年長里最單純的那位,自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對不起自家戀人的事。五天前和春一起拍外景回來後,霜月隼就開始反常,開始不理睬他。

        神無月郁說跑步前就看見隼さん已經坐在飯桌前吃早餐。身為搭檔的文月海則說隼都在始起床前去工作了。對於不喜歡工作的霜月隼來說...反常

十分反常

        文月海一開始以為隼太久沒看見始,始能量不足而發高燒,差點拽著他去醫院檢查身體。最後想想可能是魔法出了什麼事而沒去多想。

        是在避開自己嗎...

        睦月始坐在共有間裡霜月隼常坐的位置上,緊緊抱住黑田,而後者則因著會被勒死的動作努力轉換著姿勢。

        大概注意到了這一點,小聲地道了歉後稍微放鬆了手的力度 ,輕輕摸了摸黑田的頭。身後就傳出了霜月隼的聲音

        “黑國王還是對小動物很溫柔啊...好羨慕...”

       睦月始一激靈,趕緊回過頭望著朝思暮想的戀人,霜月隼眼神閃過一抹寂寞。

        “隼...”

        “抱歉呢..魔王大人睡眠不足,現在要回房補眠了...”

        說完就消失在睦月始的眼裡。

        “果然...”

        是在避開自己啊...

【始隼】短篇完結

文筆渣,自己餵自己的產物
——————————————
霜月隼按捺不住這種感覺,一把抄起外套準備衝到歪頭去

恐懼、慌張、不安,充滿了他的心

一瞬間像是感應到什麼似的,他霍地把門打開

門口站了一位黑髮男子,看見如王者一樣的他,淚水悄悄滑落

霜月隼緊緊抱住面前的人,“以後不會和你吵架了”

睦月始輕撫貓一樣的他,邊安慰著邊抱進房

雨滴答落下,洗去了魔王大人之前的不安

那場雨持續了一整晚,徹夜未停。

memory

提香:

Jean菁:

95后,童年玩物小总结

-1- 拓麻歌子宠物蛋🥚
 
 “拓麻歌子”是bandai于1996年11月推出的电子宠物系列。可以模拟饲养宠物,喂食、
洗澡、互动游戏以及与朋友饲养的宠物交友等等。
 小学时极度羡慕拥有正版“拓麻歌子”(约500块??)的同学,于是跑去学校附近
小店买了10块钱的盗版货.(各位还是要支持正版的!)
 在智能手机如此全能的现在,曾经令人羡慕的宠物机似乎只存在于记忆里了。

但願時光能夠倒流

       你,還在嗎?你會不會想念,以前的生活。

       但願時光能夠倒流,讓我回到,有你的世界。讓我再次把你緊擁在懷裡,再也不放開。曾經說愛我的你,至今還在嗎?

       花兒謝了,明天還是一樣地開,而你對我的感情,會像太陽般再次升起嗎?我會在這裡,無論白天夜晚,都像月亮般,等著你的歸來。

        無論時光過了多久,記憶中的你,仍是如此耀眼,猶如天上星星般閃亮,一點一點地照亮我心底的黑暗。

        但願時光能夠倒流,讓我守護失去的感情,填補心中所失去的愛戀。但無論如何,也無法彌補曾經的錯,修補心中的傷痕。

        有人說,時間會沖淡一切。那是否是時間沖淡了你對我的感情?一杯咖啡加了冰塊,即使被時間溶解在咖啡裡,味道總會變淡。

        即使時光沒法倒流,我仍會悄悄在你身邊守候著,只要一回頭便會落入懷中。我會輕輕地,把你擁抱。

        但願時光能夠倒流,我定不會將你放開,守護你到天涯海角,今生今世永不分別。

【始隼】(下)

he!he!he!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絕對不虐,我要撒糖!

撒糖!

——————分隔線——————
睦月始醒了,徹底的醒了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做了一個可怕的夢

也清楚地知道,自己對霜月隼的感情和其他人不一樣

並不是粉絲與偶像的感情,也不是陽和新的那種好朋友的感情,不是新和戀的拌嘴的感情

而是深奧的,無法用言語解釋的那種感情

腰部傳來冰涼的溫度,睦月始感覺到,有一雙手緊緊地抱住自己

那是自己最愛的人

他知道,霜月隼每天晚上都會動用魔法悄悄地跑到自己房間

他也知道,霜月隼對自己並不是普通粉絲對偶像的感情

他什麼都知道

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他伸出手,悄悄地探了探霜月隼的鼻尖

感覺到對方傳來溫熱的氣體,他才放下心來

睦月始抱住了霜月隼,在額頭上偷偷落下了一個吻

「我愛你」

魔王大人緩緩地勾起了嘴角

——————分隔線——————

我發現一開始寫虐然後突然換he好好玩((遭打

虐好寫,可是糖好吃www

陷入兩難...

【始隼】(中)

文筆君不見了...((望天

放心吧...不會be

怎麼捨得呢XD

而且在B站吃了始隼糖((一臉滿足

不會虐哦(誰信啊)

偷偷地立個flag...(悄悄地)

想寫始隼,陸地和海里的人設定(什麼...)

——————分隔線——————

他醒了,不想面對現實,不想醒來。這樣或許就不會痛苦了

然而,世界是殘酷的。地球也不會因為一個人而停止轉動

他還是得醒來,還是得面對現實。

他抱住頭,昨天的事宛如一把利劍,狠狠地在他心口劃上幾刀

昨晚的事像跑馬燈一幕一幕地在腦海裡回放

即使他不去想

「對不起...」醫生的話還未說完,靠著墻的睦月始就從墻上滑下

他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努力地把視線再次投到醫生身上

但醫生讓他失望了

「人死不能復生」這是彌生春去工作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他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這只是一場夢...

只是一場夢...

然後睦月始崩潰了

因為他看見霜月隼躺在雪白的病床上,一動不動

他很自責,一次又一次地在心裡罵著自己

如果自己不經過公園...如果不出門...

可是已經太遲了

霜月隼,白色的魔王大人,那個喜歡纏著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說喜歡的人再也不會醒來

他將永遠失去他

——————分隔線——————

To Be Continue

話說真的好短...

【始隼】(上)

月歌公園莫名登出了...

更慘的是忘了ID號...qwq

已經收集了始隼的黑白天狐衣服的說...((一臉生無可戀

所以...

——————分隔線——————

黃昏時分,太陽西落。街道上並不多人,略帶冷清。偶爾飛過的鳥兒叫著,打破了街道的寧靜,但只有一瞬間。

睦月始自己一個人走在街上。他戴著眼鏡,圍了圍巾,使其他人認不出自己是當紅偶像天團的隊長。

他看了看四周,那隻時常纏著自己說著喜歡的魔王大人並不在自己身旁,讓睦月始有點疑惑

不過某“本體”似乎在附近

「始?這麼冷的天氣你竟然在街上?」

睦月始繼續走著,裝沒聽見彌生春的話,徹底無視了他。不過無視只維持了那麼幾秒鐘

似乎想起了什麼,猛的轉過身

「隼呢?」他盯著彌生春,仿佛霜月隼現在就在他手上

「始你現在在問什麼你知道嗎?」聽到了睦月始的問題,無論是誰都會有點震驚吧

「清楚得很」自然地就回答了,連找霜月隼的原因都不清楚了,自己竟然就...

「始是喜歡隼的吧」彌生春冷不防拋出了一個很好,很直的問題。不過語氣似乎有點失望

是喜歡嗎?睦月始想起了之前和霜月隼一起的時光,發現自己對他比對其他人好。不過沒被發現而已

「嗯」睦月始沒有否認的打算,這個答案換來的是彌生春的驚訝和淡淡失落的語氣

「隼聽到了估計會上天的」強迫自己微笑裝沒事般地回答,但語氣中還是難免有點失望

睦月始不說話,兩人就這麼寧靜地在街上走著。經過公園時,突然有一身白影猛的朝睦月始撲了過來,把人壓倒在地。

「啊!」身上的人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

睦月始回過神來,印入眼眸的是一身白的霜月隼,還有壓在霜月隼身上的大樹幹和他嘴邊的鮮血

一旁的彌生春愣住了幾秒,才意識到自己應該撥電叫救護車

在霜月隼閉上眼睛的前一刻,睦月始聽到了他虛弱的聲音

「我愛你,始」

——————分隔線——————

To be continue...

【始隼】流星雨或陪伴

取名废

胡扯的产物www

ooc可能

cp怎么看都是始隼XD

——————分隔线——————

「ha~ji~me~」熟悉的声音

睦月始不必抬头便知道了谁在呼唤他。只有他才会这么叫自己。

睦月始举起手,镇定地按住了想扑上来的人。手刚刚好按住了霜月隼的额头,比正常体温高的温度传到了手里。

「隼?」他低下头盯着被按在手下的人,而手下的人眼里闪着光抬起头看着他。

「听说今天晚上有流星雨,要不要一起去看?」霜月隼的眼神告诉了睦月始“我很想和始一起去看!想去!”

「不去」睦月始用平静到近乎无情的语气拒绝。
霜月隼眼神里的光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失望

「欸...为什么?」霜月隼用委屈的眼神看着睦月始,希望他会改变主意

「你发烧了」

「始...没关系的啦」霜月隼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行」强硬的拒绝

「始...」

睦月始一把抱起霜月隼,走进对方的房间并把他抛在床上

「今天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等等拿药给你」

「始,可是今晚...」

「今晚我陪你」睦月始温柔地摸了摸霜月隼的头发

「真的?」霜月隼眼里恢复了刚刚的光芒

「嗯」

霜月隼扑上去抱住睦月始,而后者也轻轻地抱住他

「始最好了哦~」

只要他陪着我就够了...霜月隼是这么想的

——————分隔线——————

大家新年快乐~

【始隼】樱花树下

取名废

文笔不好心好累(ÒωÓױ)

ooc什么就不说了XD

最近很想写文...(只是没脑洞)

——————分隔线——————

「隼...」刚工作完,睦月始就神神秘秘地拉着一脸茫然的霜月隼走向附近公园的樱花树下。他拿出口袋里的信封,递给了对方

「始?这是什么?」霜月隼不明所以地看着和以往一样平静的国王大人,而对方走到了自己身后说了句「请帖,开来看」

「你要结婚了?」霜月隼感觉到自己的心碎了一地,并暗暗猜想结婚对象有可能是谁,虽然吃醋了。

睦月始笑了笑,再说了句「你看了就知道了」

霜月隼战战兢兢地打开信封,手抖得厉害。当他看见请帖上的字眼,眼泪忍不住流下来。睦月始早就在他打开请帖的一瞬间,轻轻地从后面拥住他

请帖上的字大概是这样的[新婚人:睦月始 霜月隼]

「呜...始...我爱你」霜月隼一个转身抱住了睦月始。睦月始轻拍他的背,说着「别哭...」,再把眼泪吻去

他单膝跪下,从口袋里拿出小盒子,轻轻打开「那你愿意和我结婚吗?白魔王大人」

「我愿意」霜月隼抱住了睦月始,把脸埋在对方胸前。而睦月始只是悄悄把戒指套上,说了句

「那么,你就是我的人了」

——————分隔线——————

\结婚!结婚!结婚!/ ((被拖走

【始隼始】

「始!」

「砰!」

血,从他身上流下

怔怔地看着面前为自己挡枪的人,始惊呆了。在
千钧一发的时候他从一旁跳出来,张开双臂,挡在自己前面,白色的军装则被染得血红

本来该承受那子弹的是自己,可是那抹白色为自己承担了血液,承担了身体上的痛处

「国王大人可不能倒下哦」隼回过头,笑着。看那神情,仿佛子弹从来没在他身上穿透

他倒下了,即使到了生命的尽头,也要好好保护自己所爱的人,是隼最想做的事...

他怒了,举起手上枪狠狠地向敌军开枪。此刻在他眼里毫无感情,对敌军丝毫不留情。连面瘫的卯月新几乎都吓得呆在那里

始开的子弹,顆顆都准确的进入心脏。枪口一旦对住目标,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逃得过。敌军在他手下纷纷化为了血液,现场一片血红

他走回头,抱起地上的人。可惜他仿佛已停止心跳,不再跳动。他再也看不到他的笑容,再也听不到他缠着自己说「hajime love!」

文月海走近,拍了拍睦月始的肩膀
「我不想陪你们演了....」

宿舍恢复原来的样子,当然还有此起彼落的吐糟声,直到睦月始拉着霜月隼回房

〔小番外〕
卯月新盯着手上还没变回的枪

「这什么...」皋月葵首先发言

「好像很好玩」卯月新把枪口对着如月恋

「新你冷静点!」如月恋感觉生命受到威胁

「砰!」卯月新一个不小心扳下扳手

枪口喷出草莓牛奶

「...」在场全员无语

「帮我谢谢隼桑」卯月新似乎很喜欢这把...草莓牛奶提供枪...

就算眼力再差都看见卯月新眼睛在发亮...

——————分隔线——————

我到底写了什么...((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