ゆめ

主推始隼可逆不可拆
副推海春 阳新 新葵 阳夜
其实文笔并不好
ooc我家的

霜月隼眨着翠绿的眼看着手拿刀柄抵着自家恋人脖颈的贱货。对方手中的睦月始看起来受了严重的对待,大大小小的血痕的伤口在算白皙的肌肤上特别显眼,而本人只能无力地垂下头昏迷着。

以睦月始古武术的功夫来说不会被弄成这个样子,大有可能是被下药了,目的并不明。

这样的睦月始看得霜月隼的心又被攥紧几分,他强忍在眼眶中的心疼的泪水,微微勾起嘴角,眼里暗淡了几分后猛地盯着对方

“这样对我的始可不行哦 这位...

...面临死亡的先生”

才不过几秒,对方睁着布满泪水的眼恐惧地看着霜月隼,吸入了人生中最后一口氧气,痛苦地离开这个世界。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