ゆめ

主推始隼可逆不可拆
副推海春 阳新 新葵 阳夜
其实文笔并不好
ooc我家的

[始隼]

这是睦月始拍外景回来后第一次打开霜月隼的房门所看到的场景

一只黑色的小恶魔呆呆地躲在在树下看着他

好吧一定是我工作太久眼花了关起来再重开一次就没事了

第二次打开房门时奇怪的结界什么的已经没有了,他看见一抹熟悉的棕  那不是隔壁家的参谋吗?仔细一看他在喂自家的恋人霜月隼吃午餐

睦月始用力“乓”的一声差点把门给拆了,留下房间里的文月海一脸懵逼,霜月隼则弱弱地说一声“糟糕”后准备冲出去,却差点重重地跌在地上

文月海抓住准备百米冲刺的人一边一脸“门已经快烂了别再把地板给拆了”的样子看着霜月隼

霜月隼则一脸“不行啊始误会了生气了不理我了怎么办”的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回文月海一边就想冲出去

“不行你病了”

当然理智什么的永远都是慢于行动,还未说完那白色的人就像龙卷风一样飞快转了出去

在隔壁海房间等着恋人的弥生春目睹了一切指指霜月隼转出去的方向看着文月海

“古武术会死人的”

文月海一脸迷惑地看回去

“隼会魔法啊”

“我是说死的是寮里的各位”

古武术加上魔法会发生什么大事谁都不知道

冲昏头的霜月隼终于想起什么,使用瞬移魔法把自己变去二楼

然后就摔在了睦月始房间门口

本来准备再一声把门拆了的睦月始看着倒在地上手还放在门框边的霜月隼,决定还是不要毁了他那双修长白皙特别好看的手指

霜月隼一脸“有希望了”以此生最快的速度爬起来和小恶魔一样呆呆地看着睦月始

睦月始一把把他挡在门外,一脸凶狠,把霜月隼吓得差点站不稳

去啊去和你的文月海调情晒恩爱我继续我的工作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睦月始用那双迷死全世界少女的眼睛来散发足以杀死千万人的眼神看着霜月隼

“...始”

睦月始在他继续说下去前闭起眼打断了他的话语

“...我暂时不想听”

不知是不是霜月隼的错觉,他看见睦月始在闭上眼前的泪水特别亮眼。试探性地抱住对方,吻住了他眷恋已久的唇。不出所料,下一秒睦月始的泪水就滑落下来,润湿了他的脸颊。

隼,你知道吗?我在外头工作一直都在想着你,回来后第一眼却见到曾经和你暧昧许久的男人温柔地喂着你。那可是我的专权!

霜月隼静静地把睦月始带回房内,身上不适的感觉被吓得不知所向;睦月始则安静地待在恋人的怀里嗅着熟悉的气味,烦躁的心情已渐渐冷静下来,随手摸了摸隼的头。

“隼...你发烧了?”

“...是”

“对不起...”

霜月隼不等睦月始开口就乖乖躺到床上休息。后者则温柔地抱住他,轻声道歉。

“没事的始,如果是我见到那种情况估计也会发狂...”

“...对不起呢 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睦月始宠溺地摸了摸隼的头,顺手把被子盖在他身上。

“好好睡 嗯?”

“那我要始陪我...”

“好 好”

文月海透过门缝偷偷望进去睦月始的房间,看到了霜月隼在睦月始怀里安稳地睡着,后者在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偷偷用嘴型对他说一句话。

“对不起 春就麻烦你了”

这是什么闪瞎人的世界!?

文月海在心里默默吐槽完决定狠心扔下两位队长去找弥生春求安慰,毕竟那个甩门的气势可不是盖的。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