ゆめ

即使能活上一千年,
也比不上遇見你那一霎。

【始隼始】

「始!」

「砰!」

血,从他身上流下

怔怔地看着面前为自己挡枪的人,始惊呆了。在
千钧一发的时候他从一旁跳出来,张开双臂,挡在自己前面,白色的军装则被染得血红

本来该承受那子弹的是自己,可是那抹白色为自己承担了血液,承担了身体上的痛处

「国王大人可不能倒下哦」隼回过头,笑着。看那神情,仿佛子弹从来没在他身上穿透

他倒下了,即使到了生命的尽头,也要好好保护自己所爱的人,是隼最想做的事...

他怒了,举起手上枪狠狠地向敌军开枪。此刻在他眼里毫无感情,对敌军丝毫不留情。连面瘫的卯月新几乎都吓得呆在那里

始开的子弹,顆顆都准确的进入心脏。枪口一旦对住目标,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逃得过。敌军在他手下纷纷化为了血液,现场一片血红

他走回头,抱起地上的人。可惜他仿佛已停止心跳,不再跳动。他再也看不到他的笑容,再也听不到他缠着自己说「hajime love!」

文月海走近,拍了拍睦月始的肩膀
「我不想陪你们演了....」

宿舍恢复原来的样子,当然还有此起彼落的吐糟声,直到睦月始拉着霜月隼回房

〔小番外〕
卯月新盯着手上还没变回的枪

「这什么...」皋月葵首先发言

「好像很好玩」卯月新把枪口对着如月恋

「新你冷静点!」如月恋感觉生命受到威胁

「砰!」卯月新一个不小心扳下扳手

枪口喷出草莓牛奶

「...」在场全员无语

「帮我谢谢隼桑」卯月新似乎很喜欢这把...草莓牛奶提供枪...

就算眼力再差都看见卯月新眼睛在发亮...

——————分隔线——————

我到底写了什么...((哭笑不得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