ゆめ

即使能活上一千年,
也比不上遇見你那一霎。

【始隼】别让我担心你[下](隼视角)

上篇很甜嘛

这篇和上篇差不多所以甜度也...差不多

那下次我放刀子好吗www

cp始隼

——————分隔线——————

        头好痛...我勉强站起身,闭上眼甩了甩头,然后再缓缓张开眼睛

       映入眼席的是一片白,和雪的颜色有点不一样,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起来

       感觉...手被人握着了

       我看向右手,的确被握着了呢。我看着握自己手的人,是始?他睡着了?就算睡着了还是那么迷人呢

       不过为什么会握着自己的手...这里是医院?

       我想着想着,突然就有人叫我的名字

      「隼?」始醒了?我回过神来,他向前抱住了我

        我感觉到他在微微颤抖

      「始?这里是医院?」

      「嗯,刚刚你昏倒了」他解释

      「昏倒了...?」嗯...是因为感冒吗?

       始放开我,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退烧了...」,我感觉到他手掌传来的温度...好暖

        他开始说「你呀,就不会照顾自己的身体吗?突然昏倒什么的,吓死我了...生病了也要说一声啊!还有...唔」

        不等他说完,我直接吻了上去

        他这么担心我吗?

        始把手放在我脑后,减短了我们的距离,也加深了这个吻

       「唔!」我有点惊讶

         他的舌头到了我的领地,和我的舌头缠在了一起

        看样子他并不讨厌我嘛

        当我们都快不能呼吸时,才结束了这个吻

        他一直都没有放开我的手,始凑近我耳边说「喜欢你,隼」

        我不知道我现在的表情如何,但可能是脸红了吧

        他抱住了我,我在他耳边说「喜欢你哦始,已经不止是偶像的那种喜欢了」说完再亲他一下,也用另一只手把快落下的眼泪擦掉

       「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呵,怎么会离开你?白魔王已经离不开你了啊

      「嗯」几句话转换成了轻轻的一声同意

        他放开了我,拿出放在一旁的保温瓶「肚子饿了吧」

        我把手放在腹部上,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有一点」

        他勺出一口粥,在嘴边轻轻的吹了吹,然后递到我嘴巴

      「啊...」他示意我开口吃

        我乖乖吃下,享受着这独有的,始给的幸福

        他就这样一口一口地喂我,我也乖乖吃下,直到粥被吃完

        始放下保温瓶,摸了摸我的头「应该可以出院吧,我去找医生」

        他站起身时,我拉住他的手,叫他一声「始」

      「我现在没有魔法哦,带这个比较好」我笑着把刚变出的眼镜递给他

      「好」他笑着接下了眼镜,他的笑容还真迷人

        医生检查后说明天就可以出院
 
        啊为什么?我想现在出院和始一起

        我死缠烂打,医生拿我没办法就让我出院了

        到了医院外,我笑着望向夜空「夜晚的星星真美」

       「不过还是始的笑容最美」我看向始

       「啊呃...我叫海来接我们」他伸出手臂把我搂在怀里,另一只手从口袋掏出手机
    
        我也伸出手抱住他「始,我爱你哦」

      「嗯,我也是」他看着我,微笑说道

——————分隔线——————
下次放刀子好吗 虐的

还是番外be? ((被打被揍

【始隼】别让我担心你[下](始视角)

        我握着隼的右手,看着他「怎么还不醒来啊?」已经过了三个小时

        我看了一眼葵拿来的粥,还好装在保温瓶,不然就凉了

        有点累了,我忍不住,把头躺在病床上,睡着了
  
        在梦里,我和隼在一起,很幸福,常常一起去约会,很开心

         果然...还是喜欢他的啊

        为什么人总是到了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不,我再也不想失去他!我这么告诉我自己

        我醒来时,看见隼已经醒了,正愣愣地看着自己握着他的手

       「隼?」我看他还没回过神的样子,忍不住叫了他一声,并抱住了他

       「始?这里是医院?」他回过神来

        「嗯,刚刚你昏倒了」我向他解释在医院的原因

        「昏倒...了?」不过他好像忘了有这回事

         我放开他,把手放在隼的额头上「退烧了...」

        「你呀,就不会照顾自己的身体吗?突然昏倒什么的,吓死我了...生病了也要说一声啊!还有...唔」我忍不住开始说他,不过他可能听不下去了,直接吻了上来

        我有点吓到了,但还是镇定地把另一只手放在他脑后,减短了两人的距离,同时也加深了这个吻

       「唔!」这次换他吓到了

         想要吻就和你吻个够!反正对方是隼。我这么想着,果然爱情会使人满目啊

         我到了他的口内,和他的舌头缠在了一起

         直到我俩都快不能呼吸后,才放开对方

         我继续握着他的手,头凑近了他的耳朵

       「喜欢你,隼」我在他耳边说着这句话,就像怕别人听到那样

        他的脸刷的一下红了,我忍不住抱住了他

      「喜欢你哦始,已经不止是偶像的那种喜欢了」他在我耳边这么说,还在脸颊上亲了一下

       「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我这么说

       「嗯」

        我放开了他,拿了放在一旁的保温瓶「肚子饿了吗?」

       「有一点」他把手放在腹部上,作出可怜的样子

        我用汤匙勺起一口粥,吹了吹,递到他口中「啊...」
 
       他乖乖地吃下,我竟觉得他像猫一样...可爱

       就这样一口一口地喂着,不久后,粥就完了

      「应该可以出院吧,我去找医生」我摸了摸他的头后便站起身想出去

       他拉着我的手「始」我看向他,他递给我一副眼镜「我现在没有魔法哦,还是带这个比较好」

        看着他的笑容,我不忍心拒绝,所以接下了眼镜「好」还回了他一个笑容

         待医生检查后说明天才能出院,隼在那里死缠烂打,医生才让他出院

       「夜晚的星星真美」他笑着望向夜空

       「不过还是始的笑容最美」他看向我

       「啊呃...我叫海来接我们」我把他搂在怀里,另一只手掏出了手机

       「始,我爱你哦」

       「嗯,我也是」

【始隼】别让我担心你[中](隼视角)

这篇隼视角

ooc可能有

cp始隼(废话!)

——————分隔线——————

        我张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雪地上,和自己一样纯白的雪

      「始?」不在?是做梦吗?

        呵,做梦也想着他

        我站起身,打量四周,这里是街道?

        我刚刚做了什么?脑袋一片空白,大约记得自己到了SIX GRAVITY休息室,拉着始出门

        然后,然后呢?想不起了

       「隼!」好像有人在叫我。这声音...好熟悉呢,是始吗?从后方传来的

        我转过头,看见那熟悉的身影「始?」

        虽然熟悉可是为什么看不清楚,只看到轮廓,太远了吗?不过身为始的狂热粉丝还是能认定那是始

        不,可能对他的情感不止是粉丝而已

        我不想了,直接跑过去「始?」越近越看得清楚,猜对了呢

        我想扑上去,可是却扑了个空

        碰不到?怎么会?我愣在雪地上看着始

        他向我伸出手,可是我把手放在他手上的那一刻,穿过去了...

        为什么穿过了?怎么碰不到他?

        我听见他的声音「再有下次你就惨了」

        下次?是指什么?我完全不明白现在的状况

        脑袋里蹦出一堆问题,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想不起了...

        头好痛!大概是问题太多。我蹲在地上,双手抱头

        感觉到他想过来,我告诉他「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或许要独自一个人,才能想出答案

        啊!好烦啊!

        到底怎么了啊!

——————分隔线——————

放心,这里只是我家[被打]隼的梦境

下集好像很甜www(朋友说的)

诶不对我干嘛透露[把这里作者的话全部划掉]

【始隼】别让我担心你[中](始视角)

这篇始视角

ooc可能有

cp始隼

喜欢就看看吧

不喜勿喷qwq

——————分隔线——————
      「隼!」我吓得赶紧跑过去

        我蹲下来,抱起躺在地上的人

        隼白皙的脸上染上一片片红晕

        我抬起手,探他的额头。好烫,是感冒了吧?还昏过去了

        等等,昏过去了?

      「喂!隼!隼!」我着急的一直唤他,但是他没反应

        现在要干嘛?先打电话给谁?给海?

        我慌忙地拿出手机,找到了海的电话号码就打

       「喂?」海很快就接听电话了,还好

       「隼昏倒了!」

       「什么?始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我告诉他地点后,便挂了电话

         如果被粉丝或记者什么的发现就糟了。

         我站起身,抱着隼,走向一旁的小巷,希望不会有人发现...不对我在想什么

        怎么脑袋乱七八糟的

        我盯着躺在手上的隼「再有下次你就惨了」

        我看着他,就算昏迷了还是很有魅力啊...

        海怎么还不来啊!再不来我就自己跑去医院好了!

        就在这样想着的时候,海的车子来了,副驾驶座还坐着春,像上次约会那样

        我以最快的速度上了车
 
      「始,还是那么冷静」坐在副驾驶座的春这么说

        冷静?我冷静吗?不,其实看到倒在地上的人时我慌得要死

       「别废话了!」我这么说

        我一直放不下心,直到医生告诉我们隼没事的那刻
 
        感冒了也不说!还说要出门!吓死了

        海和春等等还有工作,我让他们回去休息,而自己则到隼的私人病房等他醒来

        我想起了春和海走前说的一句话

      「始是喜欢隼的吧」

        ...喜欢吗?

——————分隔线——————

新年快乐~!

【始隼】别让我担心你[上](隼视角)

       「啊...」我伸手探额头...好像发烧了呢,难怪头有点沉。这也没办法,天气这么冷
 
        魔王大人竟然感冒了什么的...那魔法..

        我打了一个响指「咦?失效了?」

        很多人一早就出去了呢,那始呢?

        我打开房门,走向SIX GRAVITY 的公共休息室

      「没人在吗」我心想,打开了门。可是明明感觉到始在这里的啊...

        算了好冷,我钻进暖炉桌,始等等就会出来的吧...

       「隼?」始的声音,我看向他。习惯性,啊不,高兴的叫他一声「始!」

       不过实在太冷了,我不想离开暖炉桌

        「procella那里没有暖炉桌?」诶,有可能SIX GRAVITY 有,而Procellarum 那里没有吗?

        「有哦,只是想见到始所以来了」魔王大人可不常撒谎哦

        「嗯」他也习惯了这种答案,也钻进了暖炉桌
    
          这种气氛...感觉好尴尬哦

        「呐,始」我忍不住叫他一声,还想听见始的声音啊

        「什么?」始转过头看向我
 
        「要不要一起出门?」我笑着回答

         诶不对,这么冷我在说什么啊。算了反正都说了那就...做到底吧

        「不要,外面冷」被拒绝了呢

         我从暖炉桌出来,拉着始一起离开暖炉桌

         他一站起来,我试试施展魔法。诶,到街道上了?果然和始一起就能了吗?

         啊,忘了变装不过这么冷应该不会有粉丝出来吧

       「你想去哪里?」这个问题我倒是没想过呢。嗯...就那里吧

       「上次去的地方」上次是晚上去,有点不过瘾
   
       「隼,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他盯着我

         我脸红了?是发烧吧...不过这次好像有点严重,头有点晕

       「没事没事,走啦」我不想他担心,所以随便敷衍一下

       「哦」始把左手插进口袋,而另一只手抓着我的手,还好我戴了手套,可是为什么?

       「始?」我惊讶着看他

       「怎么了?不要我就放手了」他挑眉看我

        不,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怎么能放手

      「我要!最喜欢你了始!」虽然头很晕,但还是装作没事的样子和他告白

        可是他好像还是以为是粉丝对偶像的喜欢,这个笨蛋

        嗯...好像...快撑不下去了

        和葵...一样?

        我感觉到我松开了始的手,倒在地上昏过去了...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都不知道了

——————分隔线——————

感觉cp是始隼/隼始会比较容易写XD

葵无辜被扯www

【始隼】别让我担心你[上](始视角)

无聊时的脑洞(无聊又不去想卡着的文)

ooc可能会有,私设不知道XD

闪光可能有,请准备好墨镜(你写的文很闪吗?)

小/中学生文笔(透露年龄?)

这篇始视角

有兴趣就看看吧

——————分隔线——————
         今天,难得的休息日,本想窝在房里。不过因为实在不够暖,只好到休息室的找暖炉桌。

      「隼?」一到了休息室,就看到那白色身影窝在自家队伍暖炉桌。

      「始!」他和往常一样叫我,不过没有扑上来,是太冷了吗?

      「procella那里没有暖炉桌?」我猜测隼会在这里的原因。

      「有哦,只是想见到始所以来了」这个答案...
  
      「嗯」我敷衍着,也窝进了暖炉桌

      「呐,始」他叫我一声
  
      「什么?」我看向隼

      「要不要一起出门?」他笑着回答

        这么冷还想出门?他想感冒吗

      「不要,外面冷」我赖在暖炉桌不走

        然后我就被他拉出暖炉桌,更贴切点是拖,不能小看他的力气...

      「你想去哪里?」站起身一眨眼,我们就到了街道上
     
        好冷...这家伙也先让我拿多一件外套啊

      「上次去的地方」

      「隼,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我看着对方红红的脸,有点担心,隼不常脸红

       「没事没事,走啦」他不愿回答,推着我走

       「哦」我把左手插进口袋取暖,另一只手牵着隼的左手,不然他又不知道会跑到哪里

       「始?」他惊讶地看着我

       「怎么了?不要我就放手了」我挑眉看他

       「我要!最喜欢你了始!」隼握紧了我的手

        他的脸好像更红了,不对,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他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走着走着,我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放开

        不太可能吧,隼对偶像应该是能碰就碰...

        我转过头,没看到隼,不过在雪地里好像看见不远处有白色的身影倒在地上,是隼吗?

       「隼!」我吓得赶紧跑过去

——————分隔线——————

短短的别在意(*´・v・)

【月歌】对话⑤

伪官方ss段子

今天cp新葵,阳夜

ooc可能有(尽量写得没有了)

——————分隔线——————
★当宿舍只剩下年中组★
夜「阳!」
阳「啊?怎么了?」
夜「来做咖喱」
阳「...诶?」
夜「因为阳做的咖喱是最好吃的」
阳「嗨嗨,我知道了」
※白年中一起做午餐

新「葵」
葵「草莓牛奶」
新「不愧是葵啊」
葵「这种事谁都会懂吧...」
新「是吗?」
※天然呆

葵「...我去做午餐」
阳「嘿」
新「阳?先跟你说哦葵是我的」
葵「新!!!」
阳「谁要和你争这个啊,我有夜了好不好」
夜「阳!!!」
※厨师组和色狼组

葵「啊算了,阳和夜,有什么事吗?」
夜「是这样的,阳做了咖喱,想叫你们上去一起吃」
新「咖喱啊...而且还是阳做的」
阳「忘了只剩年中组,不小心做多了,而且其他饥饿儿童组都不在」
葵「这里有一个」
※就是那个黑色的

夜「那里还有一个」
黑田「?」
阳「就是它!上次吃完整锅咖喱的!」
新「绝对不可以给它上去啊...」
黑田「...」
※被关起来了

葵「新,你就不怕始桑回来的时候看见黑田被关着?」
新「不会的不会的,始桑晚上才回来,吃饱后把它放出来就好了」
阳「等等它出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攻击你」
新「要这么说的话,阳也有份」
夜「嘛,别吵了,咖喱快凉了哦」
※和谐的年中组

——————分隔线——————

在想这系列的要写到多少==

每天一发应该会很多(`・ω・´)

【月歌】对话④

伪官方ss段子(?)

ooc我的

cp始隼

这种比初十五的诅咒人气高啊....

要继续努力咯

——————分隔线——————
★当队长们都回来了★
隼「海,你刚刚叫谁记住?」
海「隼?还有始?」
始「在回来的路上收到了春的语音讯息,前面半句是“泪你学坏了”后面半句是什么呢?海」
海「啊哈哈 突然想起有事要忙 先走了」
站起
隼「哼哼 看来不这样不行呢~看招吧文月海!」
※魔王施了魔法

海「啊...身体不能动了!隼你又干嘛!」
隼「只是施了一点小魔法哦 还有,始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海「饶了我吧」
始「不是要隼记住的吗?」
阳「呃...我和春桑还有泪先走了...海桑自己保重」
海「喂!!!」
隼「海,就认命吧」
※铁爪功

隼「始我们走咯~♪」
海「先把魔法解除啊喂!」
始「明天早上就解除了,先走咯!」
海「 o(╥﹏╥)o 隼你给我回来!」
※再一记铁爪

隼「这是参谋组的命运?」
海「你别说得和你自己无关的样子」
始「好了,隼你就放过他吧」
隼「看在始的份上...」
※魔法解除

海「始谢谢(感动ing)」
始「嗯」
海「要不然明天身体就麻痹了(喝水)」
隼「海你和春的命运一样不如直接在一起?」
※喷水

海「始...管好你家老婆好吗?qwq」
始「不用了...这样看着挺享受的」
隼「以前我们年长组是1vs3,现在2vs2,开始觉得欺负参谋组会很好玩」
海「...迟早被你们整死」
※铁爪又一发

海「为什么又?」
始「手自动的抱歉(←只想保护隼)」
海「...不要没得欺负春就欺负我啊!」
始「不是欺负是保护哦,不过保护对象不是你」
海「保护谁?」
始「那边那个在吃着哈根●斯的白色家伙(脸红)」
隼「嗯?」
海「始不要一直放闪啊」
※今天海尼也辛苦了

——————分隔线——————

国王大人好像ooc了((捂脸

圣诞快乐!

【月歌】对话③

★双队长都不在★
春「ねぇ,海过来一下」
海「有什么事?(・ω・´)」
春「自从那两只在一起后就一直放闪,搞得我本体都没办法安宁,所以我们要不要...」
海「终于承认是本体了吗?」
春「这不是重点!」
※重点错误

春「所以我们要不要去整他们?(•∀•)」
海「你这想法哪来的?铁爪功和蜡人偶选好了吗?」
春「...」
阳「你们在谈什么?」
※吐糟担当

海「春要整两位队长...」
阳「春桑...胆子好大...」
春「他们一直放闪...」
阳「为本体默哀...」
春「我还没说完啊!这个设定就不改了吗?」
泪「不改了」
海「泪你不是有工作吗?Σ(๑ºΔº๑ )」
泪「工作完了,想和春拿上次的布丁」
春「还没还?」
※春彻底忘了

泪「布~丁~Q∧Q」
春「等等给你...」
阳「等等你就忘了?」
海「然后就不用还了是吗?」
春「我在你们心目中到底是怎样的人啊」
泪「放眼镜的架子」
海「泪你学坏了,隼你给我记住」
阳「海桑,刚刚的话再说一次」
海「啊刚刚的话?这句?“泪你学坏了,隼你给我记住”」
阳「嗯对了 然后请看看春桑」
春「我已经把刚刚的话录起来咯」
海「呃...然后?」
※不祥的预感

春「等等发给始和隼听」
海「你就这样坑你队友?」
※参谋组的队友

春「风水轮流转」
泪「专业坑队友二十年」
春「我有那么老吗?泪你这句话那学来的?」
泪「布丁...」
海春阳「...」
海「...驳回」
阳「海桑,始桑和隼桑在你后面」
春「啊...刚刚录音好像已经发给他们了」
海「!!!」
※死期到了?

【月歌】对话②

伪官方ss段子(?)

ooc可能有

cp永远有始隼/隼始

和上章是同一天~

——————分隔线——————
★小魔王提问时间★
泪「始和隼是怎么在一起的?」
海「这个问题不错」
始「嗯...」
隼「在很久很久以前...」
海「有那么久吗?!」
隼「没有」
春「那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
隼「没关系的」
始「...啊是这样的...」
※终于正常的开始了

始「那天隼不是当众告白了吗?」
泪「哪一天?」
海「共同live那天?」
始「嗯」
泪「那句hajime love?在公共休息室也听见了」
春「然后?」
隼「始在年少组聊天时把我带到化妆间」
始「...突然说不下去了...」
泪「为什么?」
始「...有一点...不好意思...」
隼「那我说?」
※不会害羞的队长

隼「然后始就壁咚~♪」
泪「想看」
海「泪...」
隼「霸气的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始「哪...哪...哪有霸气啊」
春「承认吧国王陛下」
※铁爪功

隼「我就说不是粉丝对偶像的喜欢哦~♪」
始「你竟然说得下去...」
海「不可以小看白魔王」
隼「然后始就问我喜欢你,要不要在一起?这种事当然要同意~♪」
泪「嗯嗯」
春「泪你懂他们在说什么?」
泪「如果我说懂你要给我吃布丁。还有别把我当小孩子」
海「泪...从哪学来的...」
泪「都说了别把我当小孩子qwq」
※才不是小孩子

始「好好...」
隼「天童院樁,嫉妒吧~」
春「还不忘挑衅情敌...」
海「至少她没被遗忘」
泪「估计樁现在在女子宿舍哭」
※猜对了

泪「而且当时隼肯定高兴得快昏倒」
始「泪擅长猜东西?」
※又猜对了

隼「不愧是小魔王呢」
春「魔王是擅长猜东西的?」
海「这是什么理论啊...」
泪「啊...春我的布丁呢?」
※完全不会被遗忘的布丁

海「所以我说你们要维持这个姿势多久?」
泪「虐单身狗?」
始「不不」
隼「春本体还好吧?」
※从头到尾一直坐在始腿上的某只白色还被抱着

春「就不能关心我一下?」
隼「始会吃醋」
始「!!!」
※突然被点名受到惊吓

——————分隔线——————

嗯,很好,卡在这里了